一个抱怨的电话

现在是早上的8点左右,我在半梦半醒之间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。我努力睁开眼睛才看清是老妈的电话。

老爸老妈最近把家里的祖宅翻新重盖了一下,这会儿应该还在为家里忙这忙那的。这个点找我应该是什么大事。我在心里嘀咕着。

我:“歪?老妈啊,请问有啥指示?”

老妈:“哎呀,烦死了,你猜我发现个什么问题?”

我:“啥问题啊?”

老妈:“团团现在整天脏死了,家里也没有铺木地板。团团在外面一趴就脏了,回来屋里也全是土,烦死了。团团的香波也用完了,你回家的时候顺便买一些回来。”

我:“好啊,正好奶奶过生日,我要回去,顺便一起带回去了。”

不愿触碰的半径

挂下电话的我,眉头一皱,突然想起自己在一家宠物医院还有点存款,应该够支付香波的费用,还能买点其他的小物件。

但是那个地方所处于我最不想去的半径范围之中。离开那个半径距今天已经415天了。

但是为了团团,也为了不浪费钱,我打了宠物医院的电话,确认下营业时间。

打算在这周234的某一天晚上前去挑选物品。

熟悉感扑面而来

走出地铁的的那一刻,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,熟悉的停车场;熟悉的小路;熟悉的土路;

我沿着土路走到马路边的第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居民楼;熟悉的窗户;熟悉的灯光,我很想控制自己不要看了,但是目光还是忍不住的往那边飘去。

原来的kfc倒闭了,开了家汉堡王,我贼喜欢他们家的薯条,继续往前走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,澳门味道、云南火锅……

今天的温度有点低,还刮着小风,我压下乱飞的思绪,快步往前走着。

挑选物品

我对医生说:“我家团团现在2岁多了,还有些泪痕,狗粮换了好几种了,一直控制不下来,上次手术也通过鼻泪管了,什么情况啊?”

医生:“如果这样的话,我估计不是鼻泪管的问题了,应该和体质有关系了。我给你推荐个清洁用的,你每天给她擦一擦。”

我:“是那个眼药水吧?上次拿过没有用!”

医生:“坚持用吧,再换个狗粮看看。”

我:“好吧,那帮我拿一包《巴西淘淘》,几粒体内驱虫药,两个玩具球,一瓶微量元素。”

拿完东西,签完字用光了最后一毛钱,我想到的确是以后还有什么理由再来这边么?

一路无话。

真香

路过了招商银行;路过了新开的水果超市;路过了中信银行;路过了云南火锅;

我突然停下了脚步,我想去看看……

这个想法瞬间充满了我的脑袋,那。。。看看就看看吧

突然感到非常口渴,决定先前往711买点热饮。结果711也早已不卖热饮,排腹了几句买了瓶矿泉水走人。

出门发现曾经火到不行的呷脯呷脯居然换成了速度披萨,也不知道有没有她喜欢的意大利面。居然还开了家海底捞,真是满满的生活气息啊。

到旋转木马找了处能看到窗户的长凳,灯亮着,真好。

deep memory

在楼下发了会呆,打算走人,刚好有人在我面前走向了居民楼入口,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。等电梯的时候才反应过来,跟几个人上了电梯,赶紧从1层出去了。门禁也换了,自动开门,挺好。

此刻

这些日子老实讲过的浑浑噩噩,没什么目标;没什么动力;每天也不知道被什么推着向前走

回到家非常想写一些东西,记录一下这些日子的心态变化,自我拯救之路

In the end, my queen, your knight wishes you happiness. If you need me, I’ll be there.

Love Sven.

2019/3/28 in the home